花鼓戏

花鼓戏是一种戏剧剧种,也是各地方小戏花鼓、灯戏的总称。平湖花鼓戏、桐乡花鼓戏是流行于平湖、桐乡等地区的一种地方戏,分别被列入第一批嘉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及扩展项目名录。

平湖花鼓戏

平湖花鼓戏又称“西乡花鼓戏”,最早形成于清乾隆年间,据传是在棉农采摘棉花的劳动中产生的。明清时,平湖普遍植棉,广陈、新仓、黄姑、全塘一带的棉农在劳动中口头创作了大量的拓花山歌、采花山歌。民间艺人把这些歌谣改编成有故事情节的段子,用胡琴伴奏演唱,形成了花歌调,此即花鼓戏的雏形。后来,花歌调发展为双档双琴对子戏,琴师兼演员,角色在戏里戏外跳进跳出,曲调和内容可随时根据听众需要进行调整,称为“立地变”,表演形式如同曲艺。清末民国初,表演开始有鼓板介入,并有演员化装表演折子戏,逐渐成熟。从对子戏发展到同场戏,伴奏增加了小锣、笛子,但每个戏班也不过五六人。

平湖花鼓戏道具。(张玉观/摄影)

平湖花鼓戏用平湖方言演唱,唱词通俗易懂,人物塑造简单,艺人忙时务农,闲时唱戏,表演方便,所以受到农民的喜爱。演出服装简单,不化装,艺人束一根腰带,腰间吊一把胡琴,边拉边唱。表演形式自由轻松,由两个人上场,一人敲鼓板,一人拉胡琴,一个唱男,一个唱女。早期的表演场地多在田间地头的秆棵墩边、绝户人家的荒宅基上、各处庙会的空地,称为“立白地”。新中国成立后,花鼓戏艺人才可以进茶馆演唱。平湖花鼓戏有大小剧目八十个,其中《酒壶记》(《平湖奇案》)、《朱砂病》(《乍浦轶事》)描写平湖情事,具有地方特色。曲调有“长腔”、“绣腔”、“三腔”、“凤凰头”、“凤凰尾”等三十余个。表演者在表演过程中可以随时根据需要变换曲调,这也正是花鼓戏与正统戏剧的区别。

19世纪中叶是平湖花鼓戏的兴盛期。民间谚称:“少年不看花鼓戏,老来死在干枯里。”当年享有盛名的艺人有唐大阿法、三先生、黑阿桂、杨大先生、小驼子、陆双福等人。辛亥革命前后,平湖较有名的花鼓戏班有“张挨老”、“高桂生”、“李顺元”等三家。抗日战争爆发后,平湖花鼓戏衰落。1956年,文化部门在前港乡发现已回乡务农的花鼓戏老艺人林剑荣、林三观,重新组织其演唱。1959年平湖花鼓戏演出队成立,隶属于县曲艺团,活动至“文化大革命”时结束。1979年成立花鼓戏小组。至1987年,平湖花鼓戏艺人仅剩一人。平湖花鼓戏后继乏人,濒临失传。目前,平湖花鼓戏已引起当地政府部门的重视,正积极进行抢救性挖掘。

桐乡花鼓戏

桐乡花鼓戏是用桐乡乡音演唱的滩簧小戏剧种,对白都用桐乡本地方言。其来源,一说是从宁波、余姚方向的鹦哥班传来;一说是从长兴、湖州方向的湖滩传来;一说是因此戏常在农民采摘桃李时演出,所以亦名“花果戏”。经把花鼓戏的三种曲调与湖剧、锡剧等滩簧剧种对照(特别是与湖剧的本滩、春戏两调对照),第二种说法似比较可信。明清时《南浔镇志》和《双林镇志》对花鼓戏都有记载。《中国戏曲发展纲要》(周贻白著)在“滩簧”一节中说:“湖滩受上海东乡调及常州滩簧的影响,搭台演唱的名为花鼓戏。”故桐乡花鼓戏与湖剧、锡剧同源。

桐乡花鼓戏表演时常常一人饰多角,主要曲调属于民间小调,有同湖滩相似的“行路调”、“烧香调”、“正板”及各种小调。以演小戏为主,在农村中演唱时都搭高台。高台是临时借用农家的稻床搭成,上面铺上从农家借来的大门。台中央挂一张竹簟或芦帘当天幕,这就是舞台。在集镇上演唱时,都进茶馆场子。

桐乡花鼓戏乐器有二胡、板胡、月琴、三弦、鼓板等。演出剧目有《庵堂相会》、《卖胡葱》、《陆雅臣卖妻》、《打团心》、《徐阿珍观灯》、《卖草囤》、《双落发》、《摘石榴》。服饰一般为古装戏服饰。

1952年,在崇福县(今桐乡市)文化馆馆长胡秋心的关心下,分散在民间的花鼓艺人共十四人组成了爱民花鼓戏小组,组长是闻名全县的名丑沈叙发(诨名“裁衣阿大”)。1959年前,剧团通常只演小戏。1959年后,逐渐发展到演大型戏,但每场仍加演一出传统小戏,有时也演专场。演出剧目有《卖草囤》、《还披风》、《借黄糠》、《磨豆腐》、《李三娘》、《陆雅臣卖妻》等。

桐乡花鼓戏艺人屈娟如20世纪60年代老生剧照。(屈娟如/供稿)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