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纺织技艺

平湖杜经布制作技艺

平湖的棉花生产历史悠久,东汉时生产的“越布”曾受光武帝的青睐,成为贡品。平湖杜经布(“杜”,吴越方言,手工制作、土制之义,“杜经布”即土布)受松江黄道婆纺织技术的影响,生产技艺独特。1993年版《平湖县志》载:“最初为土布业,早在明代,农家多以织布为副业,所产小布是平湖一大特产。”民国时期销路以上海为中心,转销福建等地。到20世纪60年代,杜经布一直是平湖人民服饰的主要原料,形成了服装用料、饰品用料、鞋帽用料、床上用品用料和门帘窗帘用料五大系列成百个花样品种。

平湖杜经布在工艺流程上一般是将纺成的纱根据织布时各色纱的用量先染色,染成五颜六色的纱后,将各色搭配再织布,织成的布就是色织布。它是平湖杜经布的主流。平湖杜经布因色织布占主导地位,故工艺流程相对复杂,专用工具也较多。就整个工艺流程而言,从棉花采摘起,大致要经过晒花拣花、轧花、弹花搓条、摇花(纺纱)、缚纱、染纱、浆纱、打纱、经布、上机、织布等十一道工序。平湖杜经布织就后,将布落下轴头,裁去机头布做厨房抹布,裁下机尾布留作下次织布用的机头布,再把整匹布拿到太阳底下晒一晒,请上两个壮年男子把布拔一拔,就可将布卷成匹收藏待用。

古代杜经布制作场景。(张玉观/摄影)

平湖杜经布因其采用“未织先染色,彩纱重搭配,经织成花布”的十一道独特工艺流程生产,与周边地区相比,其制作技艺更复杂,因而品位更高,素以花纹细腻,花样繁多,色泽鲜艳,变化无穷而著称。平湖杜经布是百分之百的纯棉制品,透气、吸汗,且手工制作,设计精美,土而不俗,艳而不媚,极具民族、民间、地域文化特色,更顺应了如今提倡的环保理念,有着很高的审美价值和对外贸易的经济价值。

平湖杜经布制作现场。(张玉观/摄影)

平湖杜经布的代表性传承人是黄姑镇民间艺人姚爱英。目前,平湖杜经布生产工艺传承后继乏人,到了非抢救、保护不可的地步。

平湖杜经布制作技艺被列为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杜布织造技艺

传统棉纺织布(土织布)又称“老杜布”,在嘉善乡村流传历史悠久,明清时期就已十分流行,魏塘等地设有很多纱庄布局。当时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买不尽枫泾布,收不尽魏塘纱。”可见当时嘉善一带的棉花种植业和纺织业有多繁荣。新中国成立初期,嘉善的传统棉纺织业还很发达,土织布随处可见。在杨庙镇光明村新联村一带,直到1957年纺织土布还是主要副业。

纺纱与织布的生产用具一般有摇车(纺纱用)、纺车(比摇车小,纺线用)、布机(织布用)、锭子(装在摇车上纺纱时绕花絮成纱的大铁针)、梭子、纱床等。传统棉纺织品制作工艺较为复杂,从棉花采摘算起,要经过晒花、轧花、弹花、搓棉条、纺纱、缚纱、染纱、浆纱、打纱、经布(纱)、盘布(纱)、穿筘、织布等十三道工序,其中经布、织布两道工艺最为复杂。经布一般选在春、秋两季的清晨或傍晚进行,这两个季节清晨和傍晚的温度、湿度最为适宜,纱不潮不燥,最为牢固。经布时事先要在场地上打好桩,绑上经条,织女按布样或设计好的花样在经条上安装筒纤(纱锭)。织布时将牵好的线梳理均匀,缠绕在布机的机轴上,经过穿杼,两脚协调踩下踏板,两手投梭、接梭,经线、纬线交替交织,土织布就一点点地织成了。

土织布门幅较窄,在二市尺之内。图案简洁,色彩明快。一般有三种颜色:一种是经纬线全白,织好的布叫“白作布”。可根据要求去染坊染成各种颜色。另一种是经线白色,纬线染成蓝色或其他需要的颜色,织成的布叫“蚂蚁布”。还有一种是经线蓝、白或其他颜色等距相间,纬线也蓝、白或其他颜色等距相间,所织成的布叫“骰子布”,它可以做衣服、被褥、床罩等,还是农户出嫁闺女的陪嫁。土织布的纺织工具简陋,所织的布较为粗糙,但所用的原料是百分之百的棉花,透气性好,是床上用品、服装、装饰的好材料。

杜布织造技艺的主要传承人有嘉善县丁栅镇金星村的李金宝(1926年出生)、杨庙镇新联村的周小妹(1947年出生)等。

杜布织造技艺被列入第二批嘉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返回】